今年的苹果12块一斤
时间:2019-07-24 15:5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众所周知,第一个“苹果”是亚当夏娃时期的禁果,第二个“苹果”成功地砸到了牛顿的头上,第三个“苹果”是乔布斯的代表作。那么,第四个“苹果”呢?

    是的,你没有看错,它就是2019年国内苹果市场的操控。

    此次调研团队一行共调查了烟台、威海两个地级市,蓬莱、栖霞、牟平、乳山、文登等五个区县以及几十个村镇。据不完全统计,全部行程超过500公里。

   一、今年苹果套袋亦喜亦忧

  俗话说,烟台苹果看蓬莱。虽然蓬莱地区的苹果产量不是烟台市内最多的,但却是烟台优质苹果的传统产区。

  我们此次调研的第一站来到了烟台蓬莱的多个苹果产区。

  团队一行从烟台市区出发驱车前往烟台优质苹果产区之一的蓬莱市。由于天气不错,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高速公路两旁有大片大片郁郁葱葱的苹果树。

  在蓬莱的刘家沟镇二刘家村,我们一行迎来了此次调研的第一位果农:二刘家村的陈大娘。陈大娘告诉我们,自己种了近4亩苹果,今年套袋6万个,去年套袋4.5万个,前年则套了5万个。这一个套袋的成本为4~5分钱,雇套代工套一个袋的人工费用为8分钱,也就是说为果树套一个袋的成本为1.2~1.3毛钱。

  蓬莱当地的套袋工费用一般按套袋数量计算,有的套袋“快手”一天可以套7000多个袋,这样一天的套袋收入就有500~600元。据记者后续了解,烟台其他地区的人工套袋费用也通常为8分钱一个。相比之下,位于山东中部淄博沂源地区的苹果套袋人工费就要低于烟台地区。

  陈大娘果园附近的欧大爷种了4.5亩地的苹果,去年套袋6.5万个,今年套袋6万个,今年他的果园里还砍掉了一些问题树。“我们这一片,估计今年整体套袋量和去年差不多。有几家去年套袋少了,今年套的袋就多。”据行业人士介绍,苹果的产量通常有大小年之分,有的农户去年套袋少了,果树“休养”了一年,今年套袋的数量就有可能增多,反之亦然。

  此外,由于高龄果树的产能增长不及低龄果树,所以一片产地每年几乎都会有果树的更新换代,而这也会使得最终产量产生波动。

    在附近的一处高地,有位果农刘大姐和一些果农正在棚子里休息。见到我们,她表示,她种的6亩苹果,今年套了9.7万个袋,而去年为6.5万个。看起来刘大姐今年的苹果很有可能丰收,不过据刘大姐介绍,今年大风等因素带来的影响也不可忽略:“今年的风特别大。”在她的一间小储藏室里面,我们看到一处堆满了被大风吹落的苹果套袋。

  此外,在交流中,刘大姐不时向记者谈及了今年的旱情:“这越往后缺水影响最大,尤其是夏季苹果膨大期。”她表示,今年的旱情可能比2017年要严重,现在还能靠灌溉维持。再过一个多月到了夏季,如果降雨有限,旱情持续,那么对今年的苹果产量就会产生影响。

  二刘家村附近某果农向我们表示,自己种了3亩苹果,今年套袋5万多个,去年前年都是4万个左右。他同样向我们反应了对旱情的担忧。当天中午,我们一行在附近一家小餐馆吃午饭,当地其他几位果农也向我们反应了今年的干旱和大风的情况。

  随后,我们一行来到蓬莱地区最大的水库之一——战山水库——考察当地的旱情。据了解,这座水库是当地的饮用水源。

  毗邻水库的君顶酒庄工作人员郭小姐告诉我们,据他们的观察,今年战山水库的水位应该会有一定的下降,而且今年当地的风确实比较大。

  此外,她表示:“现在比较旱,但每年的降雨量应该是差不多的。不过今年气候有点奇怪,这边天气暖和得比较晚,但热的话突然就热起来了。我们种的葡萄今年的开花情况也出现了一定的异常。”

  下午,我们一行驱车来到了地处战山水库西南方向的西师古庄村。在一片苹果地里,我们找到了一位果农,他介绍道:“今年我的5亩地套了7.8万个。按理说,我们这一片套袋量总体会比去年多。”

  另一位果农任大爷则告诉我们,去年、前年他的几亩地都套了5万多袋,今年则多套了一万个袋。“附近几户家家都多套了”,他预计道:“今年苹果的价格不会比去年高。去年苹果收下来后,冷库几乎都没有装满,我估计今年都能装满。”

  整体来看,当天行程的前半段,我们在苹果种植田间地头的调研反馈情况,多以今年有望增产为主。不过到了后半程,情况就显得不算乐观了。

  在位于西师古庄村以西2公里左右的响李村、响水湾两个村庄,我们发现了成片成片处于低洼地带的苹果林。当地的多位苹果果农向我们反映了今年套袋数量下降的情况。

  例如,某果农告诉我们,他有4亩苹果地,今年春天开花情况不错,但坐果不太好,去年套了6万个袋,今年恐怕只有3万个。有临近果农则表示,今年他家的套袋情况与去年差不多,都是3万多个袋,“不过我们村也有一些人家今年套袋数量减少较多,有两三家去年套了3万多,今年还不到2万个。”

  在响李村以南不到1公里的井湾周家村,某周姓果农则向我们表示,预计今年他的苹果产量会相对乐观,虽然今年有产量的地只有2亩,去年有3亩,不过今年和去年的套袋数量都是5万个,主要是因为今年2亩地的低龄果树明显增产。据行业人士介绍,苹果的产量和树龄、天气变化、管理等多种因素有关,所以就会出现同一个地区内部的苹果产量有所差别。

  随后我们一行驱车向南行驶,到了温石汤村,一位骆姓农户告诉我们,他的5亩苹果地,前年套了6万个袋,去年套了7万个,今年同样是5亩地只套了5.5万个,“主要是因为开花的时候气温偏低,蜜蜂授粉受到影响,导致坐果率低”。

  这里要说明的是,苹果是异花授粉的植物,大部分品种自花不能结成果实,所以在开花坐果期,需要蜜蜂等媒介进行传播花粉。不过由于蜜蜂自然授粉容易受天气影响(如果花期天气较冷,蜜蜂的活动就会减少,从而影响授粉),现在人工授粉的方式也逐渐被果农接受。

  某期货行业人士向我们表示,苹果产量往往有大小年交替的规律,某一年果树因为天气原因减产,果树当年因此也休息了一年,第二年就有可能会增产。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蓬莱多个产地走访发现,有多个村庄的果农都向我们反应了当地的旱情。有行业人士认为,后期影响苹果产量的一大变量可能会是旱情的发展情况。不过,现在旱情还未明显成灾,如果再过一个多月,到了苹果膨大期,如果旱情还继续持续,可能会影响到苹果的产量。

  当天傍晚,我们一行在继续调研完几处产地和一处水库后,已经将近晚上8点多,又花了近一个小时车程才抵达位于市区的宾馆。

二、天气因素是个重要变量

  我们一行于当晚9时左右来到了此次调研的第二站:烟台的栖霞地区。

  第二天一大早,踏着初夏的晨曦,记者一行便早早出发,开始了对栖霞苹果产地的调研。

  栖霞素有“苹果之都”的称号,这里的苹果产地地形多样,有崎岖的山地,也有平缓的洼地,是烟台地区传统苹果主产区,产量占烟台总产量过半。

  上午,我们一行来到了栖霞市区以北的南交毛寨村。这个村庄的地形呈现丘陵地貌,在地势相对较低的山谷、缓坡,以及地势相对较高的山地上都分布着苹果树。

  在一处山坡上,当地一位范姓果农告诉我们,他种了一亩六分苹果地,今年套了1.5万个,去年套了2.4万个。套袋量减少一方面是因为大小年的关系,另一方面是因为今年春季天气偏冷。据他介绍,去年他的果园并没受灾。

  不过附近另一位果农则表示,他种了2亩地,去年套了2万个,今年套了3万个。目前,种一亩地苹果,一年的肥料、农药、人工等各类成本加起来粗略估算就有7000多元。

  在后续的调研中,烟台、威海地区的多位农民也向我们反应,一亩苹果的各类成本粗略估算累计达6000~7000元。也有当地果农向我们表示,一个袋(即一个苹果)如果卖不上7、8毛钱,他们就会出现亏损。

  随后,我们一行沿着公路一路驾车往西行驶到达左家村。左家村某张姓果农向我们表示,虽然现在还没完成套袋,不过看起来今年挂果的情况好于去年。

  在地处左家村西北方向的苏家店镇,我们找到了一位苏姓果农。他家的5亩多苹果地位于一处山坡上,去年每亩套袋1.7万个,今年可达2万多个,“今年我的苹果开花、坐果的情况都不错。今年春天的花量很大。”在他看来,今年周围一片的苹果套袋量整体应该多于去年。

  之后,我们又在附近遇到了另一位有7亩苹果地的果农。虽然他家的苹果还没开始套袋,不过他表示,今年的开花情况不错,预计套袋量会略高于去年。据他介绍,烟台地区的苹果种植成本要高于其他地区,但烟台地区苹果的售价也相对更高。

  在同行的期货人士看来,虽然现在看来栖霞地区的套袋率低于蓬莱地区,不过这里普遍已做了疏果,通过疏果情况大致也可以判断今年的产量形势。

  随后我们一行开始南行,地势也渐渐变得平坦。

  在孙疃村,一位姓李的老果农向我们介绍了他今年的苹果种植情况:“我去年5亩地套了2万多袋,今年可以套4万多袋。主要是因为今年遇到大年,此外,不论老树还是小树今年的坐果都比较好,树龄小的果树套袋量也上来了。”

  在看完这片果园后,我们一行马不停蹄地往东南方向行驶,来到小陈家村附近的一片果园。在田间行走,我们看到一根塑料水管铺设在田里,正为田地里的果树浇水。同行的业内人士表示,看来这里的水肥情况较好。而有果农也表示,今年的产量应该比较正常。

  在小陈家村以东约5公里的潘家岭村,一位承包了15多亩苹果地的侯姓农户向我们表示,他的苹果地去年套了13万个袋,今年套了17~18万个袋,主要原因是一些树龄低的果树逐渐增产。

  不过天气因素带来的扰动在当地也存在。在附近的杨础镇,我们一行见到了一位管理着5亩苹果地的丁姓果农。他表示,前年和去年的每亩套袋情况都在2万个左右,但今年的套袋情况不如去年,大约每亩为1.3万个。“虽然今年春季开花不少,但后期天气偏冷,影响蜜蜂自然授粉,导致坐果情况不佳,畸形果的数量也偏多。”他表示。

  相似的情形我们在杨础镇东部约7公里处的张家泥都村也有发现。当地一位刘姓果农告诉我们:“今年减产的主要原因是春季蜜蜂授粉情况不佳,明年我们这片要吸取教训,全都用人工授粉。“

  在栖霞,我们一行调研的地形覆盖了山地、缓坡和平地。有当地行业人士分析认为,相比去年,今年应该是栖霞当地苹果产量比较正常的一年。

  不过我们通过走访栖霞各地的果农发现,今年的大风、潜在的干旱等天气因素也为今年当地的产量带来一定变数。

  就在当天傍晚,我们一行驾车返回栖霞市区的路上,已连续多时不下雨的烟台地区迎来了一场“及时雨”。据我们观察,这场雨雨量中等,持续时间近2个小时。烟台当地某行业人士向我们表示,这场降雨是近期比较有强度的一场雨,预计可以让当地期盼降雨的果农稍松口气,但是否能真正有效缓解烟台部分地区的旱情还有待观察。不过对于这场降雨,第二天我们问了当地多位果农,他们大多表示对缓解旱情的作用有限,有的果农说“只能湿地皮而已”。

三、苹果和樱桃

  次日清晨,我们一行在简单吃完早饭后匆匆踏上了调研的行程。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是位于栖霞市区东南方向的黄燕底水库一带。这里是一处山地,在山坡和山谷都有苹果树种植。

  当地一位正在采摘樱桃的张姓果农向我们表示,今年这一片苹果春季开花的情况不错,到后期天气不好,导致坐果不佳,预计会影响今年的产量,“用人工授粉的坐果还可以,用蜜蜂自然授粉的大多不好”。相比之下,去年当地的苹果产量比较正常。他预计,今年秋季苹果的价格应该和去年差不多。

  类似的情形在栖霞市区东南方向的其他一些苹果产区也有发生。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栖霞这一路观察发现,当地除了种植苹果树,还有大量当地的另一大特色品种——樱桃树。

  上述张姓果农向我们介绍,一棵樱桃树的年收入不亚于苹果树,但其他成本和管理难度却要低于苹果树,比如打农药的次数就要少一些。不过樱桃不耐存储,苹果如果下树后价格不好,却可以放在冷库存储到第二年7月,期间根据市场变化“待价而沽”。至于冷库的收费标准,他表示是按一斤苹果几毛钱收取,一季苹果无论存放多久收费都一样。如果有农户把去年秋季采摘的苹果放进冷库存到今年卖,就可以多卖不少钱。

  在附近的八字沟村,我们看到,当地正值樱桃收获的时节。这两天,我们在栖霞的山地已经多次见到正在采摘樱桃的果农,还在一些山间小路上看到有果农推着小车下山,车里的筐子中装满了鲜红的樱桃。在栖霞的一些村镇里,专门收购樱桃的商贩和顺丰等承诺能在短时间里把新鲜樱桃发往各地的快递公司也都和采收樱桃的果农一样忙碌。

  中午时分,我们一行在下张家村见到了正在苹果地里劳作的隋大娘。她表示,由于今年授粉的情况不错,今年她的几亩地苹果套袋情况要好于去年,“去年只套了1.5万个袋,今年估计能套2万个袋”。

  到了饭点,我们途经一处樱桃收购点,这周围没有饭店,于是峨眉一行就在路边买了点小贩的油饼当作午饭。鲁证期货的苹果团队成员告诉我们,他们以往在产地调研,经常会因为赶路顾不上吃饭。在午休了一会以后,我们一行继续向东出发。

  在三零四省道旁的田里村,一位李姓果农告诉我们,今年他家6、7亩苹果套了4~5万个袋,和去年小年差不多,往年一亩可以套近2万个。在他看来,今年“大年不大”主要是因为缺水、大风、春季坐果不佳等因素。

  据我们了解,决定苹果产量的除了天气因素外,还要看树龄、产地地形、土地性质等其他因素。例如,同样临近三零四省道的郝格庄村,有多位农户就向我们表示,今年山地的套袋情况可能普遍好于泊地。

  来到郝格庄村,我们一行就进入了烟台的牟平区。在郝格庄村有大片地势平缓的苹果地,有一位郝姓果农表示,他种了4亩地,虽然今年盛花期的时候天气不好导致坐果率不高,不过预计今年套袋数量比去年略有增加。“去年是小年,今年应该是大年”,他说道。

  当有行业人士建议他因为后期苹果价格可能会逐步下行,所以今年秋天在苹果上市后尽量要逢高价早出手,不要存冷库时,他表示:“我们一般是不入冷库,而直接卖了,入冷库有一定博弈的成分。”

  在郝格庄村东北方向不远处的埠后村,有一位李姓果农告诉我们,今年春天蜜蜂授粉情况不错,从目前来看,今年他家的几亩苹果地的套袋情况和去年差不多,另外由于今年是大年,套袋量应该总体是多于去年的。他预计,他家附近的果园今年的套袋情况应该总体要好于去年。不过,他也向记者提到了今年的旱情,反应今年有出现干死树的情况,这是前些年比较罕见的情况。

  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我们一行驱车来到了牟平区的一个县城。为了从侧面求证今年苹果的套袋情况,我们拜访了两家农资商店,从经营者处得到的反馈情况都是今年苹果套袋的数量和去年差不多。

  在位于牟平区南部的观水镇,我们一行爬上了一处山地,在山坡上正在忙碌的几位苹果果农向我们表示,由于开花坐果期间遭遇冻害等因素,导致今年套袋情况不如去年。值得一提是,据果农介绍,去年该地区未受冻害。之后在山间公路上偶遇的一位来自附近缫丝夼村的果农同样表示,她家苹果地去年没减产,但今年却发生减产。

  傍晚6点多,我们来到了威海地区的乳山市。据行业人士介绍,山东烟威(烟台和威海)地区的苹果产量占到山东全省的一半以上。在乳山田家村,某沙姓果农向我们表示,虽然他家苹果地还没完成套袋,但就现在来看,今年的套袋量应该不如去年。

四、人工授粉也有意外

  次日清晨7点多,我们一行就从乳山市驱车出发,8点30左右来到了当天调研的第一站:乳山石字岘村。

  当地果农李大爷告诉我们,他种了1.5亩苹果,今年和去年的套袋数量基本都是2.5万个,“我附近三家人今年的情况都还行。今年春天我们的授粉情况也还行。”不过在他看来,周边其他苹果地今年的套袋情况就不一定好了,如果春天遇寒授粉不好,那么套袋量就会下降。此外,他也估计,今年秋季苹果的价格应该和去年差不多,“去年秋天,好的苹果要卖到4元/斤”。

  随后,我们一行来到附近的鲁魏庄村。这里的一位邹姓果农向我们表示,这里的一片苹果地在春天被霜打了,开花后坐果情况不佳。他同时表示,周边苹果的套袋数量有增有减,有的农户可能减产较多。

  我们注意到,此行一路上屡屡遇到的产量“大小年”现象在这里也有出现。这位邹大爷给记者看了一棵树龄达8年的苹果树,“去年坐果不错,产量也好,今年就少了。”

  在鲁魏庄村以北不远处的后院夼村,我们一行同样听到了今年苹果坐果不佳的消息。一位刘姓果农告诉我们,今春开花早的果树坐果情况不如开花晚的,因为开花早的果树花容易受冻害。

  而在鲁魏庄村西北方向约5公里的南徐格庄村的一片苹果地,几位正在套袋的果农向我们表示,他们正在套袋的苹果地套袋数量情况可能和去年差不多。值得一提的是,该村庄不仅种苹果,还种植了玉米等其他作物。在我们的印象中,此次调研的各苹果产地,除了蓬莱的果农以苹果种植为主外,其他区域的果农往往还种植其他一些作物。

  随后,我们一行驱车来到了韩家庄村,登上了烟海高速旁的一处山地,和此行的其他不少山地一样,这里的不少地方也被包括苹果树在内的多种作物覆盖。

  我们在山坡上的一小块地上,遇到了一位正在为苹果树套袋的刘大叔。他表示,今年他家的几亩地比去年有所增产,一方面是因为今年新增了一些地,一方面是今年采用了人工授粉。

  据我们观察,现在他家苹果树上的苹果长势要好于周边其他一些地方,大的已经状如一枚大枣。“人工授粉费用不一定高,就是比较费工夫,需要一朵花一朵花去点”,刘大叔介绍道。

     之后,我们一行开始驱车南行,在王格庄镇的一片苹果地,一位王姓果农告诉我们,她家的7亩苹果地去年套了12万个,今年只套了8万个左右。据她介绍,果园中的一块地今年进行了人工授粉,其中一半果树坐果的情况还行,另一半却不好,有些花可能被今年春天的低温冻坏了。

     事实上,人工授粉虽然能在相当程度上使得果树的坐果率不受天气因素影响,但也不是万无一失。有果农曾向我们介绍,由于苹果花期短,而人工授粉又比较耗费人工和时间,所以大片果园有可能会剩下一些来不及人工授粉的果树。

   当天下午,我们一行来到威海文登区的姜家埠村,看到有果农正在套袋。一位夏姓果农向我们表示,他家的3亩地苹果今年有望增产,套袋情况和前年差不多,甚至多于去年。据他介绍,去年他遇到了“小年”,此外还有苹果树发病,导致去年产量不佳。

 

   日前,据一位最近赴威海其他苹果产区调研的行业人士向我们介绍,威海桥头、埠柳等地区今年苹果套袋数量出现了同比下降,有的地方下降幅度可能还比较大。